道士修正气,和尚多附体--谈谈我所经历的一位隐修高人

adminadmin 玄门奇闻 2019-09-02 13:09:36
道士修正气,和尚多附体--谈谈我所经历的一位隐修高人

我遇到的隐士,独居于高山,也具备了高山人的特征:脸黑黑的,但没有高原红,从轮廓上看,属于帅哥一枚!身高一米六左右,三十岁出头,穿一件陈旧的小格子衣服,据他说还是别人送的,双手各杵着一根竹竿。

在很高很高的山上有个村叫磨子崖,有多高呢?我上初二时,有个同学是那个村的。有一天,我们几个同学约好去他家玩,学校在山下的镇里,当时是阴天,我们一直往上爬,爬啊爬,云层越来越近,渐渐看到路边有雪。我们镇里从没下过雪,所以我们很兴奋。越往上,雪越多,最后穿过了云层才到了同学家,他家那里居然是晴天。这也是此生我唯一一次到过磨子崖,爬一次就怕了。

那里有一棵很不起眼的松树,已过千年,曾经一个村民去砍它,只砍到三斧头,斧头即断,三天以后便过世了。隐士在10几岁时,找到这棵千年古松,想砍来做法器,砍了20多斧,斧头也断了。后来,他上山采药,摔了下来,腿脚就成现在这样了,必须借助两根竹竿才能行走。

6岁,还在玩玩具办家家的年纪,他即被一老头带上山修炼,那一年,老头172岁,据说老头跟他祖上比较熟。一转眼,已过20多年,他有事去县城姐姐家呆了几个月,期间收到师父千里传音:“赶快回来,我要走了。”这个千里传音的方式,我也是第一次听说,其师用纸折成一只鸽子,让鸽子飞到隐士的耳边说话。我觉得,纸鸽子就相当于一个会飞的录音机。

他师父经常外出云游,这次,以为师父又要到哪逍遥快活去了,没当回事。可待他回家一看,师父已经飞升了。从此,一个人在山顶,孤单寂寞冷,唯一的经济来源:野蜜蜂,也都冻死了。还好,他经常会感觉到不饿而几个月无需吃饭,自动进入辟谷状态。没事的时候,就坐在山顶,看山下每家每户都在发生些什么事情;看看哪里又有动物在修炼;看看哪里的树又成精了。偶尔,也会有一些修炼的人出神来交流作客。

在与他的交流中,才知道,原来我们镇有很多人和动物在修行;其中尤以蛇最多,还告诉我那些蛇都在什么地方。关于人,大多数严格意义上说不算修行,仅仅是练法术而已。下面,就说一说关于法术的事。

一、【死猪复活】

有一户人家杀过年猪,已刮光了毛,掏完内脏,放在案板上准备切割。突然,猪爬起来就跑。猪不是内脏都没有了吗,怎么还会跑?对,没有看错,真的跑了。一群人跟着追,追着追着,跑进了猪圈。老家那里的猪圈不像平原地区的干净,里面全是粪。猪很喜欢在烂泥里乱拱,那简直就是它们的迪士尼乐园,为了打造它们的迪士尼,每家每户都会割很多草在圈里,混合上猪的大小便,猪也高兴了。还能将草变为农家肥,真是一举两得;草与大小便的混合物,称之为猪粪。穆斯林不吃猪肉,便是因为此原因,它们的祖先认为猪太脏了,不能吃。就跟广东以外的汉人不吃老鼠肉是一样的。可偏偏穆斯林大多都没有文化,只知道规定不能吃,以为是信仰的问题,才会那么极端。其实有文化的穆斯林见别人在他们面前吃猪肉,就跟有人在我们面前吃老鼠肉一样,没什么区别。所以,不管信什么,多读书才是最重要的啊!

猪跑进圈以后,就不停的往外拱粪,根本按不住,拱得满院子都是猪粪。如果问元芳,他肯定答:“此事蹊跷”。对,当时众人也认为蹊跷,就找来了隐士。隐士一看,即明白怎么回事。吩咐人端来一盆水,对着猪泼将过去,眨眼间,猪消失了;再一看,猪仍然躺在案板上,身上白白净净的。那拱粪的猪呢?众人进猪圈寻找,见到一张湿漉漉的猪,不过是用纸剪成的。

听到这里,我也好奇,问他是怎么回事?

原来,那家人得罪了一个修法之人,那人就用纸剪成一只猪,变化成猪的样子去整他家,纸怕水,一盆水下去,就破法了。

有人可能会问:粪也是湿的,为何纸猪不怕?

问得好,不是什么水都能破法,自然是要在里面加东西,变成不普通的水才行。

二、【二货】

一个年轻人找到隐士求救,说有人用法术攻击他,对方变成一头牛过来拱他,不是真的牛,而是牛的影子,牛角拱到哪里,哪里就是一块青紫色,老痛了。

用法术攻击个普通人,这种行为令人不齿。隐士这次不仅仅是破法,而是将法彻底废了,以免对方再次害人。

具体怎么废的,他没跟我说。

关于这事,我提出疑问:“作为一个修炼法术的人,不可能会平白无故的用法攻击一个普通人,这里面定有蹊跷。”

隐士说:“是的,过后我了解到,原来,年轻人从来不信有法术这回事,却到处找修炼法术的人挑衅。说他们都是装神弄鬼,有本事的话就用法术搞他。很多人都没理他,但挑衅的多了,终于有人忍不住对他出手,他中招了才来找我求救;我也后悔当初没有调查清楚就帮他,还废了人家的法。我警告他,从此以后,再不会帮他了。”

这个世界,总会有很多二货存在,他们的倒霉,纯粹是咎由自取。

太上曰:祸福无门,惟人自召;善恶之报,如影随形。

三、【杀人狂魔】

在他们隔壁村有个人,专门修炼整人的法术。此法术有个特点:不害人,就不舒服;修炼时间长了,人的心里会变得阴暗、狭隘、歹毒。圈内称此类法术为邪法。

很多不明道理之人,经常大言不惭的对别人说没有什么邪法正法之分,好人学邪法,邪法也能正;坏人学正法,也能变成邪法。就跟西瓜刀一样,好人拿去切西瓜,坏人拿去砍人,刀没有好坏之分,坏的是人。乍一听,似乎很有道理。尤其一些小白,更是将其奉为真理,这样很容易让人误入邪法的魔掌。

但其实是,正法就是正法,邪法就是邪法;绝不能含糊其辞的忽悠人。正法的力量来源为阳,人修炼了身体好、运气好、心性好,一身阳气足;邪法的力量来源为极阴,修炼了人身体差、运气差、心性差,冲动好斗,一身阴气,并且有的要领字:孤、贫、夭、绝,必须领一个字,也即传说中的缺一门。

介于两者之间的,还有阴法,大部分民间法教都属于这一类,力量来源也为阴,不过没有邪法那么阴,他们也讲究正义,降妖伏魔,做善事,无需领字。但毕竟为阴,也会对身体、运气、心性造成一些影响。有的人修炼这种法还非常有钱,有的心底也挺善良;但是,修阴法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:身上的气是凉的,等年纪一大,身体必差。

继续回来说那个修炼邪法之人,他一生害人无数,其中不少人甚至被其害死。还不能去告他。

设想有这么个画面:

一个人去派出所报案:“出人命了”

警察来到命案现场,要调查,报案的人说:“我知道是谁杀的。”

警察问:“谁?”

说了是某某杀的,然后找来那人,那人说明明是意外死的,并且当时自己也不在现场。

报案人说:“他用法术害死的”

警察:“你龟儿是不是得神经病了,滚一边去”

看嘛,根本拿他没办法。

此人歹毒到何种程度呢?

有一天晚上,他要女儿给自己洗脚。

女儿说:“你自己不会洗啊?”

他说:“你这个小砍脑壳的,怕是想去死了哦!”

第二天,他女儿一失足,滚到山下去当场摔死。

他害人,基本都是这种套路,要么一句话,要么一个意念,只需想一下,对方就会以一些意外的方式而死亡。其女婿也是被他害死的。

为此,隐士曾警告过他多次,希望别再害人,可他已害人成瘾,当着耳边风,直到又发生了一件事。

某天,他经过一个村子,有个几岁的小孩不知道怎么得罪他,过不多久,小孩即溺死在水塘里。

隐士终于忍无可忍,将他收拾了,从此再也没机会害人了。

四、【佛学大师】

我这几年,与道友交流,就靠手里这道光混日子了。我右手掌在上,左手掌在下,掌心相对,相隔约20厘米远,双掌的光融合在一起,隐士左手伸到我双掌中间,惊叹道:“哟!好强的能量,嗖的一下就通到我脚底去了。”不愧是修行那么多年的人,非常的敏感。隐士接着说:“我接触那么多修道修佛的人,像你身上能量这样温热的少,很多都是凉的。”

我觉得奇怪,问他:“不会吧,怎么会很少是热的?大多数人为什么凉?”

隐士说:“说明你的能量来源正啊!那种身上凉是修阴法的,带着一堆阴兵,他能不凉吗?”

我心里突然想要找些人给他看看,拿出手机,百度一个非常有名的佛学大师的照片,此大师常年在国外,特别擅长讲心灵鸡汤,朋友圈尽是他的鸡汤。我群里一位东北女教师念佛5年,她莫名其妙的很不喜欢这位大师,然后佛学同修说她这样罪孽深重,居然敢质疑佛学大师。女教师跟我说:“曾经他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,但看了我的文章后,清醒多了,觉得那些同修们真的太入迷了,我执太深。喜欢谁或不喜欢谁,这是各人的自由,居然不喜欢谁就罪孽深重了,好恐怖!”

隐士看了一眼照片说:“这个老和尚身上有一条蛇,我看的时候,蛇还吓得缩成一团。”

为什么我会搜这个和尚的照片给他看呢?

因为他的故事我看的比较多,故事里展示的一些神通,我一直怀疑是附体给他的,今天经隐士这么一说,我确认曾经的怀疑是对的。

然后我又搜出一位台湾非常有名的佛学大师照片。隐士看了后笑道:“这和尚身上有黄鼠狼,见我看他,毛都竖起来了。”

这也是我曾经怀疑过有附体的大师。有次他去马来西亚传教,很多人来找他治病。和尚居然会治病?并且他的治病是摸摸就好了,这很明显是一些动物仙的本领,好多出马仙都会。只不过可能他身上的动物仙比出马仙身上的仙家要厉害很多,所以一般有眼功的人看不出来。

看了2个名气威镇寰宇的佛学大师都有附体,我是不是也得找个名气大的道士给他看看?脑子搜索着哪个老道有名?才发现,原来名气响的和尚一大堆,而有名的道士寥寥无几。不得不感叹,道士的宣传能力被完爆。去年一个全真龙门的老道羽化了,就他吧!我搜出了这位老道的照片。

隐士看了一下说:“这老道身上是白光,温热的。”

我问:“有没有附体?”

隐士道:“没有,他的修为还可以。”

我问:“为什么那两个佛学大师身上会有附体?他们可都是德高望重的。”

隐士答:“学佛的人,大部分多有附体,基本都是些狐狸、蛇、黄鼠狼之类的。”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喜欢发布评论

发表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